搜索

论坛首页 综合区 科技之外 杂文

查看: 255|回复: 1

[书籍] 杂文

[复制链接]
归来,田园记
文:左昌波

我不是什么无期徒刑犯,也不要那—秋后问斩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—题记

      还隐隐约约地记得回四川时,那还是在刚进入初夏季气。南方的空气已逐渐变热,而上海飘起春后的落雨不说,还吹起幽凉的风吹得是那么得瑟,冷得让人穿起厚厚的羽绒服。回到四川的几天里,感觉整个人都是在温室里生活似的,这种感觉大概随我一个礼拜左右才消退。
        白天奔走在成都各个街头跑销售,晚上失眠更是糟糕,无奈只有秉灯夜读。随之而来的变化,令本人大吃一惊,从头到脚全是慵懒,躺在床上就是放不下那丝丝适逸。我想是在上海上夜班时累下的劳意吧,回到四川后总是不习惯平日的生活规律,就没留意以就如此过之。

          夜晚失眠秉灯夜读过了一个月,每每肚子感觉到饿意时,才会去小区附近的菜市场买菜做饭。时而是一顿,时而是两顿,没规律极了。礼拜天就会跑去新华文轩呆着,因为那里的书都是免费阅读的,家里的读物该具有的灵魂已被我日夜疯狂地吸食走了。她可怜干巴巴地、无趣地被我摆在书桌边了。

          每个礼拜天,我都按时去新华文轩,店员望我模样熟悉,而且每次都没买书,进去时精神焕发,出来时像逃难来的难民,看起来很疲倦至极,饿得鞠弯着腰杆。次数多了我便知晓了她满脸嫌弃我的样子,我是多么不要脸,多么不要脸!我觉得我比孔乙己幸福多了,虽然买不起自己喜欢的读书,但是我也不会偷吧,我以是个守法的好公民啊!

     朋友肯定有问过,你的梦想是什么?
我说:“一书架吸食不完具有该灵魂的读物,还有满屋子的面包”,他肯定会笑道,这个装逼犯肯定是无期徒刑的,建议秋后问斩吧!

     直到有天早上我发现自己起不来了,经过体检是身体透支了,医生叫我不要在熬夜了,建议我静养些时日,我想也是啊,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就弄得像阿姨过了更年期似的!
        外地的朋友给我来了几个电话,叫我去北京做餐饮,于是我直言拒绝了。
应该是这几年在外漂泊的缘故吧,这使我厌倦了城市的生活,也厌倦了处处离别伤离人。我的心太过浮躁,需要好好静静了,不再为情所困,浪流光阴,珍惜流年,不再忧愁风雨了。
        时间匆匆而逝,似流水一去不复返,两月的租房协议日期到了。向房东交付了房门钥匙,请了假,收好了所有的家当,向会东老家出发。
        老家的一山一水,物物依旧如此,只不过当初像我这般年龄的毛头小子长大了,夫唱妇随了、大人不再是大人、早已弯下老腰,正享天伦之乐呢。
当嘻戏的小儿与我相遇呼我叔叔时,我是羞涩得无地自容啊,小儿他爹小我几岁呢,现已经是两个小儿的爹爹了,而我一事无成,也就不谈成家了。
        中午时微风幽幽,远望玉米地里一遍绿浪,土豆地里又是一遍白的紫的花儿摇晃着,耀眼极了。我卧在槽门口柳树下阅读,透过房檐再穿过柳荫,能在隐约里看到蓝蓝的天,白白的云,好看惨了‘悠悠荡荡,无影却多变’在心里埋下这一句。
         时间的脚步缓缓,慢得像一个年过古稀的老者走路颠颠前进?闲逸的心情迎来了又一届的高考,又是叹息出门已经三年了,老同学人家结束高中生涯,而自己的三年交给了风雨凄凄,一脸的挫磨唉,唯一的尽是不完的可悲!
       不久迎来了端午节,好久没在家里过端午节了。山坡上摘杨梅和萢儿,丛林里捡蘑菇,甚是有趣,这些儿时的必需,现在就当回忆吧!
这时的南方早已接近幕夏,万里群山碧,丛里全是绿,庄家正是生长的期间,农人也是忙碌于地里除杂草,也便农作物好盛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写于2015年的夏天。
发表于 2019-1-13 01:01 | 来自坚果 R1 | 显示全部楼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下载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