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330|回复: 1

[书籍] 第十二章 我是那只折翅膀的

[复制链接]
第十一章 折了翅膀的喜鹊
        我是只喜鹊,与千千万万的喜鹊一样,一身羽毛,两只翅膀,相貌普通,属于落到鸟群里就找不到的那种。我越过荒芜的山野,划过喧闹的城市,嘴里念着与世无争,然后心安理得的浪费着生命。
        我有名字,我叫七喜。是喜鹊里的头领,他们习惯叫我七哥。我刚开始很抵触,后来慢慢习以为常,有人叫我七哥的时候,也就随口应着。
        其实,那个故事,不是神话,而是发生在我身边的真实事情。就是那个在人们口中广为流传的牛郎和织女的故事。     
       其实牛郎原名不叫牛郎,牛郎只是一起长大的小伙伴给他取的绰号。至于织女,也不是她的原名。
      天空夜幕即将降临,月亮尚未悬挂天空。天边金色慢慢变淡,红色渐渐涌现,云朵逐渐变换着色彩。七仙女中最小的一个仙子,在不停的编织着云彩。
        将一天最后的光亮,编织成好看的颜色,就是她的工作。她叫彩云。
        其余的故事,大家基本都知道的差不多。
       有一天,玉帝王母设宴款待各位天庭众神,七仙女送上仙桃以后,无事可做,跑到人间一处温泉洗澡。然后,很巧的就是,有一个单身的小子,在附近放牛。顺便很流氓的藏起了彩云的衣服。当大家都穿好衣服的时候,彩云傻了一样愣在那里。她哪里碰见过这样的事情,丝毫没有预料到凡尘的男子是如此的直接,喜欢上一个女孩子,不但偷看她洗澡,还要将她的衣服藏起来。
       慌忙间,找不到衣服,其他六个姐妹,回身去天庭住的地方取衣服,留了彩云一个人在水里,让她稍等,不要着急。
       牛郎拿着衣服出现的时候,彩云羞的满脸通红,四目相对,牛郎清秀的模样,居然打消了她想揍他的初衷,牛郎留下衣服,背过身去。
       牛郎说自己对彩云一见钟情,迫不得已之间才出此下策。彩云穿好衣服,就这样傻傻的跟着,才刚认识,略有好感的男子,回了那个破旧的小屋,然后两人感情渐好,生活在一起,虽然清苦,却也温馨,两年以后,还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和女儿。孩子很是听话,一家人幸福自在。
       彩云从来没有抱怨过牛郎,即使这里和原来的生活,完全是两个世界。她觉得,这样和自己的丈夫还有孩子过完一生,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她也终于理解了,以前一直都不明白的三圣母下凡,与凡人共度一生的心情。
       天上一天,凡尘一年。后来,天庭宴会结束,王母酒醉清醒,不见彩云,审问六位仙女,得知彩云下了凡间,还有了孩子。即刻命天庭众人捉彩云回来。
        就这样,一家人被天地相隔。牛郎每日心灰意冷,思念着某人,却又不得不又强打精神,养育着一儿一女。     
       老牛死的时候,出主意给牛郎,情愿剥下自己的皮变成披风,让牛郎飞上天去,带着孩子寻找彩云,牛郎含泪这样做了。王母也许诺,每年有一天允许他们见面半天。
        天庭的外围,有一条护庭河。由来已久,水面很宽,并不是传说中那样,王母用玉簪画成的。
        远古时期,众神的始祖,避免大家下凡,也避免不素之客擅闯天庭,建造了这条护庭河。河水很特殊,浸入河水的任何神灵,都会失去所有的灵力。
       始祖为了守护天庭,又用毕生法力,在河水垂直上下的空间设置了绝对结界。靠近河岸的神魔,都无法通过法力,飞越护庭河。
       唯一通过河岸的方法,只有一种,就是徒步。
       而那条河上,并没有拱桥。
        所以,故事终于又回到了我身上。
        我是七哥,喜鹊的首领。众神过河时候,总要我指挥千千万万的兄弟姐妹,用自己的身子搭桥,然后让他们踩着我们走到对岸。任何时候,都是如此。
       牛郎每年见彩云的时候,只有短短半天,这半天里,王母会允许彩云来到河对面,让他们两个重逢,叙旧。彩云会抚摸着长大的儿女,一家人在那里说很多很多的话。
        可是半天很短……
        总有千万语言哽在喉咙,没有来得及说出。
        总有一个拥抱不能很久,很久。
        从前的点点滴滴,历历如昨。
        千万情意,尽在眉目。
       所有的喜鹊,都将他们的事情看在眼里,尤其是我。

        所以这次的七夕节,我们喜鹊已经做好了一个决定。搭桥送彩云过河之后,我们会在南天门外,集体折断一只翅膀,命令是我下的,也许对千万喜鹊来说,这很不公平,而且很痛,但是他们都尊重我,听我的。折断翅膀以后,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,即使王母再怎么发火,我们也没办法搭桥。
       没有人能到河对岸
       彩云也暂时不用回来
      
       天界灵气充裕,身体恢复很快。 我不知道这种办法,能为他们争取多久的时间,也许一天,也许两三天。等我们翅膀恢复以后,彩云又会回到天庭内部。
       而我,应该会像,放三圣母下凡的首领一样,被贬凡间,落得从此不得踏入天庭半步的结局。会有人接替接我的位置,号令所有的喜鹊,依旧做搭桥的事情。
       可是我知道,什么样的处罚,我都不会后悔。因为我知道牛郎的年纪和身体,再撑不到下一个年头的七夕。
       想做这个决定很久了,那年春风刚起,牛郎从树下捡回我,照顾我长大,然后放我飞走的时候,我已决心,有一天,报答他恩情。
       他们都叫我“七哥”,但是我是女性,下一个年的七夕,是我功德圆满,幻化人形的时间。
       无所谓,我觉得做一只喜鹊挺好的,被贬凡间,人见人爱。

~“梵一,你哪里听来的这个故事?编的吧。”罗兰问道。
-“不是,出家人不打诳语的,这是真事,昨夜一只喜鹊在梦里亲口告诉我的。”梵一回答。

~“梵一,那你说,那么多喜鹊,折断翅膀,就为他们争取了一两天的时间,真的值得吗?”小兰又问。
-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就在这朝朝暮暮。”这是梦醒前,那只喜鹊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发表于 2019-1-13 01:00 | 来自坚果 R1 | 显示全部楼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下载客户端